最新公告>> 《中国军旅企业家网》是广州市恒鑫博雅文化艺术有限公司为军旅企业家们提供交流展示平台,为复转军人提供择业创业信息平台。军旅企业精英荟萃;第二战场尽显风采。信息交流最佳平台;创业就业理性家园。联系电话:020-81202160 手机:13710909979
首页军旅企业家成员》详细介绍 已被浏览:5288次
名称:广州市增城仙蜜果农场
姓名:单林     职务:    总经理
地址:增城市中新镇大安村仙蜜果农场
性质:私营企业 手机:13798006311
电话: 传真:
邮箱:kensonzhong@163.com
网址:www.xianmiguo.com.cn         QQ:
原部队:
主要产品:
企业详细介绍:

单林:时代潮下我的下岗创业之路

     小编按语:这是一位有着多年党龄的基层党员的自述,很值得一读。他曾当过兵,复员后进入工厂又下岗,历经风雨后走上了艰辛的创业之路。他在讲述自己亲身经历的同时,也坦诚地披露了自己的心路历程。相信读着他的娓娓述说,你会品尝到面对生活逆境的坚强,感受到坚守信念的力量……也必定会为这样一名来自基层的共产党员的所思、所为、所奋斗而感动。
我是单林

     本人单林,1956年出生。1972年,我16岁,报名参军,在援越抗美前线入团,在自卫反击战中入党,服役8年后复员。在部队期间,无论是生死关头亦或是流血流汗,都显得是那么平静和自然,因为我出身于军人世家(全家前后有6位亲人从军),生长在部队大院,从小的教育让我觉得应该就是这样的。
     1981年我复员回到地方在国企工作,结婚、生子。所在单位由盛而衰,甚至发不出工资。虽然有过许多机会,但我从未想到要下海,或是跳槽。同样,也是因为从小家教如此,生是国家的人,死是国家的鬼。终于,转制下岗,彻底失业了,随即也离了婚。失业后做的第一件事是去医院动手术。结果是一个手术就把失业教济金用得差不多了。
     事后有人说,你早该在下岗前就去医院,让国家去负担这笔费用。但我却不这样想,单位也有困难,自己能克服的就不要麻烦单位;做人要有大局观,这也是那个年代生人所受的一种教育使然……
失业了总是一件让人难受的事;是老母亲一席话点醒了我要创业
      话虽这么说,失业了总是一件让人难受的事,人就像失了魂似的惶惶不可终目。我看见也听说过许多同道人(失业者)发誓,不再要共产党员这个称号了,所谓“党不要我了,我也不要党”了。但几番思考,我还是来到街道,想办理相关组织手续,却因受到冷遇而暗然离去。一晃两年没有和组织保持联系,像孤魂野鬼般飘零,常常在夜深人静之时坐在路边走鬼档要一支啤酒消愁发呆。看到那些外来务工者,自得其乐地经营着小生意生活着,反观自己如此地萎糜不振,这种反差常让我百思不得其解。多年后我才明白,是我们这些城里人与生俱来的优越,在遇到失业和困境后形成压力,使我们自己背上了沉重的包袱,以致于迷失生活方向和奋斗目标。
      转机来自一次和老母亲的谈话,她是一名1941年入伍的老兵。她说:“单林,你知道你老婆为什么要和你离婚么?”我无语。老人说,“因为你没有自己的事业。”老人的话让我如雷轰顶,人一下子就懵了。尽管在内心深处我找了许多理由尝试证明,这个道理不成立,但最终我还是承认了自己的失败。我不断地深刻反思自己过往的一切,我看到了人性和责任的回归,也从骨子里激发出了一股要证明军人存在价值的勇气。
     2004年早春的一天,我抖起精神找出了放置了两年的组织介绍信,来到居委会党支部办公室。接待我的是一个同龄女性、支部书记。在办完相关手续后,她关心地问我有什么困难,需不需要由组织出面帮我联系一个工作。这份关怀对我又是一次“打击”,一个有多年党龄、军龄的男人,现在居然要靠一个同龄女性的帮忙去维持生活,这不仅仅是伤了一个男人的自尊心,似乎更是证明了一个人丧失了生存的能力,成了国家和组织的包袱。这是人格上出问题了。那年我还不到50岁。
      前后3位女性用她们不同的方式教育了我,是时候要行动了。

这片火龙果林倾注了单林的许多心血

创业,失业后的梦;我身边许多人在走这条路,成功的少,失败的多……
      创业,一直是我失业以后的一个梦,但在现实中何其艰难!在我身边许多人也在走这条路,成功的人少,失败的人多。
      创业需要启动资金,我把离婚后的房产卖了一半给了女方,再加上一些失业救济金总共十几万。有好心人建议我,在广州买一间小点的二手房,再找一份工作,安安稳稳渡过退休生活吧。但我知道那不是我的选择,无论如何要做点什么事证明自己的生存能力和价值。
     我想,以我现有的条件,什么资源、资金、技术、年龄等等,在城市中我都处于劣势,但如果换位去农村发展,尤其是到贫困小山区,也许能变劣势为优势。
     于是我从山西老家请来了个老表,找人借了一部报废的摩托车,先是在广州效区到处去考察,历时半年。在一次车祸后,我终于找到了当时在广州为数不多的种植项目火龙果。当然要付出代价,老表的左手断成二截,医药费花了两万多元。这或许创业必定要经受考验吧!
     去农村创业第一关就是吃苦。因为资金有限,凡事必须亲力亲为,以减少开支。种火龙果最大的一项工程是打10厘米宽、2米高的水泥柱,并把它扛到山上固定下来。由于工程时间短,又碰上雨季,资金少不能请更多的人。我,还有那个断了手的老表,再加上临时请来帮自己的号称“西北劳模”的汉子,3个人早上5点起床,干活到上午10时吃一碗面条,休息一下又开工,直到晚上7点,又再吃一碗面条。天天如此,持续3月之久。最后,“西北劳模”辞工了,他说宁肯去钻洞挖煤也比这劳动要好过。
     超强的体力活,让我落下了一身病痛,至今依然折磨着我。当然吃苦不仅仅是体能上的。当我身边的人都受不了苦而弃我,远走他乡的时候,我一个人孤独地在山上看守着果园——安了电表,却没交过电费;下河洗衣;上山砍柴做饭;一只狗,一台收音机,陪伴我渡过了创业最艰难的时光……此时的我,生活指数低于当地五保户,劳动强度则大大高于当地壮劳力。
     有同行告诉我,体力考验是其次,要耐得住寂寞和孤独,至少6个月以上,才能修得正果,成为一名合格的务农人。事实果不其然。
     还有,这吃苦之中不能忘怀的就是“人虫大战”。我种的火龙果几乎是在原生态环境中生长的。有人问我,为何在此开荒种果。我说,你抬头可见到林中鸟,低头可见河中鱼,这是块生态宝地。当然,这里也是各种昆虫的宝地。每到各种昆虫生长的旺季,都让人不胜困扰。大人还好说,小孩子就遭殃了。记得我请的贵州一对夫妇,他们的孩子,两三岁还不会说话,只会和狗一起玩耍,老被蚤子咬得满身包块。我一次就帮他抓了二三十只。每到木锦花开季度,这些各式虫子像网一样密布在你的周围。多年来我一直想方设法灭虫,想找到一种好的杀虫剂。然而,尝试了好多办法都无济于事。最后一招,就是要让自己身上、床上、地上都成了一个你毒、我比你更毒的环境,可还是挡不住各种虫子的进攻。
     事物也有另外的一面。每当果子成熟的季节,各种鸟儿都来吃果子。一次我叫职工张网抓鸟,一个早上就捕了过百只。三五天下来,听不到鸟叫,耳根是清静了,果子也保住了,但果园却像少了些什么,没有了生气。我又不得不立刻停止了捕鸟行动。
     从此往后,我向每一个来买果的客人都介绍说,“您买的果子都是鸟吃剩的。”没想到这句话还成了招牌,口口相传,为农场带来了许多回头客。
     与苦相关的当然少不了资金。当年启动资金十几万,1年就用完了。在没有外债的情形下,这么多年如何过来的,我既不敢回想,更怕细说,因为这会让我丧失勇气。
     在农场附近,有许多来创业的城市人,失败一批走一批。他们都基本上是按传统农业的方法进行生产,且都是资金链断了。我很早就看到了这一点,便不停地探索新的农业生产模式,希望能引进外来资本充实,满足农场的发展需要。
     然而,道不同不相为谋。每次邀约大资本进入,他们都是居高临下,都是要把农场引入到和他们行业相关的利益链中,偏离了我创办农业的宗旨(为农服务)。于是,每一次失败都让我受一次伤。记得2007年和一家大公司合作,签了合同,进了设备,正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公司无端端突然撤去资金,连招呼都不打,我前期的投入都打了水漂。有苦说不出!
     恰好此时广州市委的一些领导来看望我。那晚我喝醉了,出了车祸。其实不是酒醉,是心醉。在你最失意的时候能得到组织上的关怀,那一刻,我才意识到作为党员的自豪,真是头破血流在所不惜。
与苦相连的还有一种是心苦,这个苦不是单为自己,而是因为相知相熟的农民……
     当然,因为资金不足所引发的故事太多。比如,为了给果树追肥,我从来都是用那个老爷摩托车去拉农家肥的。2010年9月的一天,当天雨大、风狂,行驶中一根竹子从天而降,把我打倒在地上。爬起来看看,没什么事,就回到农场。第二天整个右胸就肿得不得了。因为没请工人,农场之事必须我自己完成,就这么坚持着。一天、两天,一个月……后来痛得实在受不了了,回到广州上医院拍了一张片,说没什么大问题。然而晚上的疼痛令我不能入眠,就再一次去广州照片。这次医生连哄带吓告知我,因碰击有可能引发某些绝症,把我吓得回到农场后再也不敢去医院。因为病不起,就这样忍着痛尽量用脚处理工作,晚上半坐着睡,每次翻身胸骨都在响。我已经在想后事了。
     今年4月,工人要去广州看病,鬼使神差的我又壮着胆去拍了一次片子。医生说我右胸有陈旧性骨折(第七根胸骨),已好。没吃一片药,没花一分钱,在劳动中自痊。要是我有许多资金,结果很可能不一样。
     与苦相连的还有一种是心苦,这个苦不是为了自己,而是因为农民。农民有苦,这不是什么新闻。但真正体察农民之苦的感受,真是一言难尽。农场所在地有3位我所认识的农民,在3年内相续去世。生死离别,这本也不算什么,但我和这3位农民相知相熟,对于他们的过世,让我耿耿于怀至今,不能释然。
     第一位是名村干部。一次他来农场和我谈话,说得最多的是对家的责任。当时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说这些严肃的话题。几个月后他就不行了。我去看他,才知道真相。2005年他得了肝病,同年他儿子结婚生了孙子。这个肝病能否治好且不说,全家的经济就要被拖挎。他告诉我,找了一个私人医生花了100元钱在肝部打了一针。医生说一年内要么好,要么就不行了。这位村干部在打了一针病又发作之时,选择了在家里静静地躺了3个月,拒绝一切现代治疗,不为家里多花一分钱,就这样走了。临走他和我说,没给这个家带来任何债务,是他唯一安慰。
     第二位村民和第三位走的是一对夫妇,也是农场常客。妇人得了乳腺癌。这个村民来找我,希望我能在广州找家医院去作检查。这个村民告诉我,妇人这病已是晚期,扩散无救,看病的目的是让同村之人和亲戚们知道,去过广州大医院,找了专家看病,他已尽到丈夫的责任了,今后有什么事不会让人指责了。我按照他的意思办了,用最少的钱把相关的事做了。该妇人回家后也是静静地躺了1个月,就去世了。一年后,这位村民发现肝肿大,他无儿,只有一女外嫁,政府正在为他盖一间新房。又是3个月,他也放弃治疗去世了。我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做,因为他3个外孙都在读书,女儿无业,全家只靠女婿一个挣钱,他这样走不会拖累全家。
     类似的案例一定还有。他们的选择大都是一样的,让自己忍受病痛折磨,成全一家人。亲眼目睹这一切,改变了我办农场的初衷。我发觉我越来越不能专注于自己的事业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把农场的发展和扶贫工作联系在一起,我不再是简单地再为证明自己的价值而奋斗,我更需要做点什么去为农民服务,让他们有尊严地活着,甚至是在他(她)有病的时候也能得到人性的照料,在面对死亡也能得到人的尊严。

硕果累累的火龙果树

要想做好农业必须跳出农业,要想办好农场也要跳出农场进行规划和思考
     经过了8年的努力,我种植的火龙果在当地已获得较好的口碑,亩产年产值过万元,按照这一发展势头,再奋斗几年,让整个农场都成为高产园指日可待。
      离成功也已不远,人也55岁了,伤痛多,体能在下降。
     水到渠成,事物本应该这样发展的。然而,我做了另外一种选择——我把农场大部份的土地和种苗转让给了另外一批城市创业者发展。从2009年开始,我又走上了另外一种创业之路,即是从一个商业(农业)企业家转型成为一个创业企业家。
     记得一次,有位农业领导来农场视察,让我带他到农场最高处。听完我的介绍,这位领导说,你应该站在这看到一望无际的天边,目之所及都应纳入你的工作计划和思考。这个想法太狂了。我从不敢想这样不着边际的想法,因为不现实。
     多年后,我有些慢慢明白,这位领导是告诉我,要想做好农业必须跳出农业,要想办好农场也要跳出农场进行规划和思考。棋在局外,就是这个道理。于是,近几年我就开始有意地利用农场这个平台,去集合各种政府社会资源,同时也利用这个平台和广大农户进行沟通,把各种看似无关的资源进行整合,形成一种新的能量,再利用这种能量为三农服务。在这个平台中,有中共广州市委组织部的农村党员扶贫示范点,有市科协的科普示范基地,有世界华商的复转军人创业试范点,也有大专院场的学生创业示范基地,目前在政府部门的帮助下正在筹办广州市有机农产品协会。农场也在引进消化一些高档保健产品的项目和大学合作,进行种苗培育和深加工等方面进行有益合作。
     作为一个创业企业家,向各种来访的人员介绍火龙果的种植技术和无偿提供种苗;同时,作为一个应聘大学的客座教授,我也要花很多时间向广大学农专业的学生谈生态种植,谈创业,谈人生。
社会在呼唤更多的优秀农产品进入;一个精英的成功就有可能带动一个村子
     当然,新的这条路也很难走,因为很多人已经习惯把眼光放在规模、效益、名气、关系等上面了。规模大、效益高、名气就响;关系硬往往被看成是成功的标志;和成功在一起会更成功,反之就是失败。而当政府和社会资源都进入农业龙头企业的时候,更多的广大农户是被排挤在外的。
     如今,一个新的技术、一个好的信息、一个新的农产品品种,在现代电脑和物流都发达的年代,也许可以组织起一种全新的农业生产模式,农产品的多样化和市场细分化也使这种可能变为现实。今日的农业真的需要更多有文化、有知识的精英进入,这些精英就是在农村一线的党员,复退军人以及大学生,一个精英的成功就有可能带动一个村子。
     现代化大都市功能越来越齐全的小区管理,正呼唤更多的优秀农产品进入。尤其是当食品安全正缺乏极度信任之际,这是另外一种创业。
     和第一次创业相比,是社会的不理解,离成功一步之遥,却转型成为农村党员、军人、大学生的创业培训基地,同时也引进了一些市场比较少见的高风险农产品,进行市场推广和繁育。这些工作是需要贴钱贴时间的。过去曾经支持和帮助过我的一些机构开始退缩,合作伙伴分家。其它农场的工人工资上涨而我还在维持一个低标准。连我自己也常常问自己,我是不是错了。
     以后的结果会是怎样?我不敢说,然而有一点我非常清楚,我做了一名党员应该做的事。这不是一句高调的口号。入党几十年,在风调雨顺的日子里,在组织的环抱中,我从未想过一名党员应该怎样做,除了交党费,我把一切都交给组织,服从组织安排。这是我当时认定的一个党员的最高境界。然而,在创业的这些年中,当我在人离组织很远的地方,不知为什么,我的心却离组织近了。因为在最困难的时候,支撑我的信念就是多少年来渗透到骨子里党性的教育,像春风化雨般散发在我的每一个细胞。在个人得失选择前,有一种声音告诉我,要做一个有益于社会的人。

单林身后的奖牌折射出无数的艰辛

甘为扶贫事业出力,与新的创业者分享经验,让他们少走弯路
     2011年,农场在新一轮的扶贫浪潮中,有多个部门找到我,希望我能提供帮助。火龙果育苗的特性就是苗多了果子就少,换句话说就是收入少了。在新产品推广中,农场需要投进更多的心血和资金。理所当然,这是一个创业者应该接受的挑战。我会用心血把这些经历告诉每一个新的创业者,让他们少走弯路。同时也让他们分享我的经验,争取在农场的创业平台上能得到更多的资源,为三农继续提供更多的服务。

退伍不退色 改革大潮站桥头

——记科技扶贫新领军人物单林董事长

  广州增城仙密果农场董事长单林,2008年被广州市委选定为农村党员干部创业示范点,增城市中新镇扶贫项目重点企业。
  曾有九年军旅生涯的单林董事长是一位参加过抗美援越及对越自卫反击战经战火考验的军人,军队的大熔炉造就了他钢铁般的意志和对事业孜孜不卷的追求,永不言败的性格。
  转战商海,艰苦创业;2004年乘改革开放的大潮,他毅然放弃了在广州城市的工作和优越的生活环境,变卖房产来到增城中新镇大安村边远山区,租山地开荒二百八十亩,开办了现代生态农场。经过几年的反复实验、筛选试种,成功的引进栽培台湾地区具有生态平衡、高经济价值、高营养价值、发展前景广阔的仙密果(俗称火龙果)。五年的奋斗,这个坚强的铁汉子住在山头、干在前头,把一片片荒山野岭变成果树满山、花开片地的花果山。
  科技扶贫,任重道远;单林董事长作为一个共产党员,致富不忘回馈社会,他把仙密果的栽种技术和成功的经验在当地农村山区推广和介绍,带动了周边农村经济发展,改善了当地农产品单一结构,引领农民脱贫致富,这一举动受到了当地政府的充分肯定和支持,广州市委选定他的企业为农村党员干部创业示范点;增城市科协也确定该企业为仙密果科普基地。
  近几年来,肩负重任的他把仙密果成功栽培经验和技术推广到广东边区农村,逐步辐射到广西、贵州、重庆等省市地区。同时,他不断探索引进新的农产品和农业生产技术,致力于探索仙密果等农产品的深加工、开发循环经济以及农村基层骨干的新产品栽种技术培训、科普。探索试验农、工、商一体化开发与发展的新农村发展摸式,决心为改变我国目前落后的传统农业创出一条新的发展道路。


企业招聘信息:

企业招商信息:

企业荣誉:

在线视频
图片广告
图片广告
政策法规           更多>>
广东省成立军转干部就业创业...
自主择业军转干部社会保险的...
军官退役形式与安置方式
开启网络培训新路径
积极破解安置“五难”
就业政策将不与户口挂钩
三代以内旁系血亲不能有上下...
军转培训工作以服务军转干部...
热议军转:共识的凝聚意愿的...
“四级管理”模式提升服务质...
YBC模式自主择业干部创业...
动画广告

  • 1
  • 2
  • 3

友情链接
广州工艺礼品网
书画装裱网
中国旅游工艺礼品收藏门户
广州市恒程工艺品有限公司
广州市恒腾贸易有限公司

恒程搜了网


网站介绍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负责声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10-2012 版权所有:广州市恒鑫博雅文化艺术有限公司、中国军旅企业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法律顾问:大成律师事务所 咨询电话:86-10-64933796

客服电话:020-81202160  020-81202195  手机:13710909979

服务支持QQ:710542642 技术支持QQ:1289481451

    中国军旅企业家网是为军旅企业家,军转干部,复员军人、军嫂提供交流、择业、就业的公益性服务平台网站。部分资料来源于互联网和报刊杂志,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改正。投诉咨询电话:13710909979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粤ICP备10035908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
无线互联网业自律同盟
sitemap